80后,还有什么资格混?(大城小我出品)

   80后,还有什么资格混?(大城小我出品) 创业 第1张

   陁疤菜(本小说的主人公)一个80后,一个屌丝,一个没有权利没有金钱没有后台,一个一半城镇一农村混血的人。但是屌丝没有实现逆袭,算是陀疤菜的遗憾。但是陀疤菜也有自我安慰的观点:对生活依然坦然,对生命依然执着。
   陀疤菜今年30过了,算是而立之年。自古“三十而立”,已婚生子。但是现在的社会生活节奏并不是古时候能比的。现在的人对金钱尤其看中,好像人生在世,就是钱钱钱钱钱。
   陀疤菜出生在80年代,那个年代能有什么?陀疤菜心里太多的不甘和遗憾,可惜自己不是富二代,没有什么所谓很好的家庭教育,什么好的教育方法。也许其实一直都是自己混出来的。80年代,陀疤菜来了人世,家里5兄弟,自己是老幺。据陀疤菜母亲说,陀疤菜是超生的,还被当地的计划生育罚款好几百呢。无兄弟,老大没有穿破的衣服老二穿,老二穿旧的衣服老三穿,老幺就穿着补补丁丁的衣服,也许现在补丁衣服是一种潮流。陀疤菜现在发现很多大城市很多收废品的老板专门收购这些稍微破乱点的衣物,把这些衣物干洗,然后手工升级,变成了漂亮的补丁,可以正正当当的出售,还可以再次有钱赚。陀疤菜暗暗叹道人类的聪明,算是绿色产品吧,高级回收再利用,也许比某些不注重环保的公司强吧。
    陀疤菜家里的并不是那么富裕的,在那个80年代,还是很多人的温饱有问题,米不够了,母亲就加入玉米粒,还可以加入红薯,土豆。第一次吃,陀疤菜吃了好几碗,肚子被撑的圆溜溜的,尽然一晚上没有睡着。有时候菜也不够吃,父亲尽然多放了些盐巴,很咸的菜,父亲的想法是好的希望各兄弟少吃些(以为菜不够呀),无兄弟哪管这些,刷刷就吃个精光,那个晚上陀疤菜上了一晚上的厕所(现在叫洗手间)。
   陀疤菜的大哥是70年代的,感觉70年代的和80年代的就是有代沟,玩不到一块去。所以陀疤菜经常和他的四哥一起玩,那时候家里穷,没有电视(那时候家里有电视,收音机,自行车,那就是一种奢侈),所以两兄弟常常去跑到远离家1公里远邻居家去看。 来看电视的人很多。都跟陀疤菜年龄相仿的,六月天,穿着拖鞋,也有赤脚的,个个黝黑黝黑的,邻居没有马上开电视机,一声吆喝,你们小子今天相互摔跤,谁赢了就给谁看电视,大家齐声都说好。陀疤菜的四哥被一个高个子摔倒了。现在轮到陀疤菜,其实陀疤菜心里根本没底,但是了为了看电视豁出去了,两个人抱在一起,陀疤菜感觉要被弄地上了,眼前几乎要天黑了,陀疤菜忽然想起了今天还要赶着看电视呢,憋住一口气,一个扫腿放到了对方。邻居乐呵呵,那种笑那种乐只有陀疤菜记在了心里,心里嘀咕到“得意个p,不就是有个有钱的爸”。陀疤菜一回头,电视打开了,小伙伴们都安静了,没有凳子,坐在地板上而已,电视14寸的,黑白的。灯光黄色。陀疤菜看的很认证,耳边蚊子嗡嗡的叫个不停,有时候就是一巴掌,可以拍死几只,算是对蚊子的一种回敬。看完电视,两兄弟摸着黑回家。家里人也没有睡,在乘凉,那个时候没有电扇,更别说有空调,奢侈点的可以用那个折扇。陀疤菜在河边洗了把脸,然后回家倒头就昏昏睡去。


80后,还有什么资格混?(大城小我出品) 创业 第2张

本文标题:80后,还有什么资格混?(大城小我出品)
本文链接:http://citywo.com/index.php/post/1281.html
作者授权:除特别说明外,本文由 citywo 原创编译并授权 大城小我 刊载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不使用任何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